儿童体能智力测验服务主页
健康资讯

脑麻痹脑麻痹


video

脑麻痹泛指一种影响动作和姿势的脑部发展障碍。此障碍令患者的活动能力受损,并可能影响视觉丶听觉丶感知丶认知丶沟通丶行为方面的功能,或出现抽搐等症状。脑麻痹可按其肌肉张力异常的情况划分为痉挛型丶徐动型丶共济失调型及混合型,或按受影响的部位分为半身丶下肢丶三肢或四肢,也可按活动功能受影响的严重程度来分类。

患有脑麻痹的儿童,其活动能力通常有下列的缺损:

  • 动作发展迟缓
  • 持续出现不自主的原始反射动作
  • 肌肉张力异常,例如张力过高或过低
  • 不正常的步姿及活动
  • 过早偏用左或右手

不同种类的脑麻痹,对儿童的活动能力会有不同的影响:

痉挛型:

儿童的肌肉张力过高,以致姿势或动作异常。有关问题可於下列情况呈现:因臀部肌肉僵硬以致难以更换尿片丶站立时双脚呈交叉姿势丶用脚尖走路丶手握成拳,及吞咽困难。患有半身痉挛型脑麻痹的儿童会过早(年龄在18个月或之前)偏用左或右手。下肢痉挛型脑麻痹患者在步行时髋及膝关节会屈曲,并可能出现并发症,如关节挛缩丶髋关节脱位和脊柱侧弯。

徐动型:

儿童会不由自主及不受控制地重复某些动作。说话时可能会表情扭曲,或因口肌张力问题以致语句含糊。

共济失调型:

儿童会出现姿势不稳定和动作不协调的问题。

全球每1000名学龄儿童当中,约有2.9名患有脑麻痹。在香港,根据学龄儿童的统计数字推断,每1000名初生婴儿当中,约有1至 1.5名患有脑麻痹。

脑麻痹是由於婴儿仍在发育阶段时,其脑部受到损伤所致。

母体因素:

孕妇在怀孕期间服用酒精丶违禁药物,或患上某些疾病,例如宫内感染丶孕妇高血压和胎盘并发症等,均有可能导致儿童患上脑麻痹。

产前丶生产过程及产後:

产前丶生产期间及产後出现任何创伤以致婴儿的脑部受损,例如先天性脑部畸形丶细菌或病毒感染丶生产过程出现困难而令婴儿窒息等,均可导致脑麻痹。

遗传因素:

大约有百分之十至三十的脑麻痹个案,其成因可能由遗传因素引致。

患有脑麻痹的儿童可能同时有其他发展障碍,包括弱听丶弱视丶智障丶语言发展迟缓丶脑痫症丶发育不良或因吞咽困难而令肺部易受感染。

脑麻痹的主要疗法为改善患者的肌肉张力问题或减轻相关的并发症,及在家居和学校提供所需的辅助器材。给予适当的护理亦对儿童相当重要,所以应为儿童及其照顾者提供有关脑麻痹的教育。

物理治疗丶职业治疗和矫型器具:

可有助减低肌肉张力问题及避免挛缩,以提高患者日常活动的能力。这些治疗及器具通常於患者年幼时开始使用。

药物方面:

旨在减低肌肉张力问题和不自主的动作。施用药物的方法包括口服药物丶於脊髓灌输药物,以及在痉挛的肌肉注射药物。常用的药物为口服「巴氯芬」(baclofen)丶「苯海索」(trihexyphenidyl),以及「肉毒杆菌毒素」(botulinum toxin) 等。

手术方面:

矫形外科手术可有助矫正关节变形情况。此外,透过在脊髓施行手术,选择性切断部分脊神经後根,亦可减轻痉挛状态。

除了改善肌肉张力的问题外,给予适当的训练以提高儿童的生活适应能力亦相当重要,其中包括处理流涎丶进食及吞咽的问题。另外,为儿童提供辅助器材(包括轮椅)以帮助他们坐丶站立或走路,以及辅助儿童沟通的工具,亦可改善他们的生活质素。

本地有一系列的学前服务,为患有脑麻痹的儿童提供治疗及训练。学龄儿童方面,除了继续在医院专科门诊接受治疗之外,教育局亦有为在主流学校就读的患者提供支援服务。而考试及评核局亦会视乎需要,在公开考试中给予特别安排。至於需要较多支援的学生则可入读特殊学校,当中部分学校亦有提供住宿服务。

假如儿童到两岁仍未能自行稳坐丶七岁仍未能走路,又或持续出现与其年龄不相符的反射动作,他们日後能自行走路的机会便会较低。相反,如患者在九个月大时能控制头部丶两岁时能自行稳坐,或两岁半时能够爬行,他们日後能自行走路的机会便相对较高。

患有脑麻痹的儿童,长大後有可能出现以下继发问题,如肌腱与骨骼的变形丶筋肌的过度劳损和痛症丶关节炎及肌腱退化(通常涉及臀丶膝丶足踝丶腰椎和颈椎)。不过,如患者和家人能积极参与治疗,或可避免上述情况。

透过适当的治疗和协助,患有脑麻痹的人士也可以与人沟通丶接受教育丶投身社会及参与工作。

  • McIntyre, S., Taitz, D., Keogh, J., Goldsmith, S., Badawi, N., & Blair, E. (2013). A systematic review of risk factors for cerebral palsy in children born at term in developed countries. Developmental Medicine and Child Neurology, 55(6), 499-508.
  • Maureen S Durkin, Ruth E Benedict, Deborah Christensen, Lindsay A Dubois, Robert T Fitzgerald, Russell S Kirby, Matthew J Maenner, Kim Van Naarden Braun, Martha S Wingate, Marshalyn Yeargin-Allsopp (2016). Prevalence of Cerebral Palsy among 8-Year-Old Children in 2010 and Preliminary Evidence of Trends in Its Relationship to Low Birthweight. Paediatr Perinat Epidemiol. 2016 Sep;30(5):496-510.
  • Alastair H. MacLennan, Sara Lewis, Andres Moreno-De-Luca, Michael Fahey, Richard J. Leventer, Jozef Gecz et al. (2019) Genetic or Other Causation Should Not Change the Clinical Diagnosis of Cerebral Palsy. J Child Neurol. 2019 Jul; 34(8): 472-476
  • Rosenbaum, P., Paneth, N., Leviton, A. , Goldstein, M., Bax, M., Damiano, D. & Jacobsson, B. (2007). A report: the definition and classification of cerebral palsy April 2006. Developmental Medicine and Child Neurology Supplement, 109, 8-14.
  • Yam, W. K., Chan, H. S., Tsui, K. W., Yiu, B. P., Fong, S. S., Cheng, C. Y., & Chan, C. W. (2006). Prevalence study of cerebral palsy in Hong Kong children. Hong Kong Medical Journal, 12(3), 180-184.

简短版小册子

简短版小册子

长版小册子

长版小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