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體能智力測驗服務主頁
健康資訊

讀寫障礙讀寫障礙


讀寫障礙是特殊學習障礙的一種,主要由於腦部結構及功能出現先天性異常所致。患有讀寫障礙的兒童,在處理文字的讀音及字形結構方面出現問題,往往難以準確地認讀及默寫文字,在篇章閱讀理解方面亦會出現困難。部分兒童或會因此而減少閱讀,影響字詞認識的數量及整體認知的發展。

要流暢地認讀文字,必須同時掌握文字的發音,進行字形分析並理解其意義。然而有讀寫障礙的兒童,卻難於把字音、字形、字義聯繫在一起。研究顯示,在英語學習中,語音分析能力不足導致字母拼音困難,是出現讀寫障礙的主要因素。然而在中文學習中,除了語音分析能力,其他的語言認知能力,例如語素意識和字形結構意識皆為重要。

患有讀寫障礙的兒童,在文字學習方面出現的困難,並不能完全歸因於其智力問題、感官功能障礙或缺乏教育機會等因素。他們的學業成績與其智能及學習動機往往出現期望以外的差距。

讀寫障礙的臨床徵狀及對兒童的影響,會隨著兒童的成長而有所不同:

學前階段:

患有讀寫障礙的兒童,在學前階段可能會出現語言發展遲緩或咬字發音的問題。他們需要花較長時間學習閱讀字母、數字或簡單字詞,而學習過程也較其他兒童吃力。

初小階段:

患有讀寫障礙的兒童在學習文字讀音和字形的關係時,往往出現困難。他們閱讀文字時欠流暢,時常錯讀或忘記讀音,亦容易混淆字形、讀音或意思相近的字詞。在書寫中文時,除了以上幾類常見錯誤之外,還會出現筆順或筆劃方向不正確的問題以及調亂中文字部件位置的問題。而書寫英文字詞時,則可能會混淆字母組合的次序。同時,兒童在英文拼音方面的表現亦較弱,難以將音節拼合成字詞的讀音。

高小階段:

由於閱讀及書寫內容漸趨複雜,患有讀寫障礙的兒童在應付學習上的要求亦顯得更為吃力。兒童即使能認讀文字,卻未必能完全理解文章的內容。在解題、理解文章及寫作方面出現困難,導致學業成績欠佳。

中學階段:

中學階段的課程較多講求組織、編訂計劃、自我監控等能力。而患有讀寫障礙的學生在這方面的表現往往較弱,引致整體學業成績欠佳。他們在閱讀理解、筆記整理及文字表達方面的困難,亦會對學習造成負面的影響。這些學習方面的問題,可能會影響到學生的自我形象和朋輩關係,從而引起情緒或心理上的問題。

不同成長背景的人也有可能患上讀寫障礙。不同國家的資料顯示,每十個學童當中,便有一個被確診患有讀寫障礙。在香港,約有百分之九點七至十二點六的學童患有讀寫障礙。當中約七成屬輕微程度,兩成為中等程度,餘下百分之十則屬嚴重程度。

讀寫障礙與腦部結構及運作異常有關。腦神經科學研究指出,患有讀寫障礙的人士,其左腦負責閱讀的區域在結構、功能及聯繫上與一般人有異。此外,研究顯示讀寫障礙與多個遺傳基因有關。臨床經驗亦發現,患有讀寫障礙的人士,其父母或兄弟姊妹有較大機會同樣患此障礙。

兒童患有其他發展障礙,例如智力問題、語言障礙、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或學習潛能未有充分發揮等,這些問題亦可能使兒童呈現類似讀寫障礙的徵狀。因此在診斷時須考慮上述情況。

患有讀寫障礙的兒童可能兼患其他發展障礙,例如其他特殊學習困難、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語言障礙或動作協調障礙等。

現時對患有讀寫障礙兒童的幫助主要從教育方面著手,包括具研究實證支持的閱讀輔導方法、切合學生需要的教學方法,以及在學習環境中提供調適及輔助設備。

在學習中文字詞時,教導兒童認識字形結構及其部件在形、音、義三方面的表意,再而理解字形結構中的規律及加深兒童對語素的認知,對他們的文字學習會有相當的幫助。由於漢字是語素音節型文字(意指大部分字都是一音、一義),所以在教導兒童學字時可以特別勾劃字體中「音」和「義」的部件,幫助他們拆解字的讀音和意思。再者,此舉可強化兒童對語素的認知,幫助他們掌握不同字詞組合的文字。另外,要提高兒童的學習效益,在校內實施個人化的調適及輔助設備是必須的。

在學習英文方面,可教授字母和拼音的聯繫,用有系統的方式來解讀音節,以達致有效地拼讀及拼寫文字。教學方面亦須循序漸進,並以多感官的學習方式來教授。此外,為兒童訂立個別的學習計劃,提供與教學和考試相關的調適及輔助設備,亦可提升兒童的讀寫能力。

現階段沒有藥物可治療讀寫障礙。至於其他有關讀寫障礙的療法,包括特別營養素、特製鏡片、聽覺綜合訓練、感覺動作訓練或前庭小腦機制訓練,以及心理治療等,大部分的理論基礎薄弱,科學驗證亦不足。由於部分患有讀寫障礙的兒童會同時兼患其他發展障礙,例如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動作協調障礙或視力問題等,上述方法或可改善這些兼患障礙的徵狀,卻非直接治療讀寫障礙。

雖然與讀寫障礙有關的腦部異常暫時未有方法根治,亦不會因兒童成長而消失,但透過不同的訓練和學習方法,可減低或幫助患者適應因讀寫障礙所帶來的困難。兒童在讀寫方面問題的嚴重性、其認知能力、所接受的教育及心理支援的效能,有否兼患其他障礙等因素,亦會影響他們長大後的情況。

  • Chung, K. K., Ho, C. S., Chan, D. W., Tsang S. M., & Lee, S. H. (2009). Cognitive profiles of Chinese adolescents with Dyslexia. Dyslexia, 392, 2-23.
  • Chung, K. K. H., Ho., C. S. H., Chan, D. W., Tsang, S. M., & Lee, S. H. (2011). Cognitive skills and literacy performance of Chinese adolescents with and without Dyslexia. Reading and Writing, 24, 835-859.
  • Cramer, S. C. & Ellis, W. (1996). Learning disabilities: Lifelong issues. Baltimore: Paul H. Brookes Publishing Company.
  • Ho, C. S. H., Chan, D. W., Chung, K. K. H., Lee, S. H., & Tsang, S. M. (2007). In search of subtypes of Chinese developmental Dyslexia.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 97, 61-83.
  • McBride-Chang, C., Lam, F., Lam, C., Chan, B., Fong, C. Y.-C., Wong, T. T.-Y., & Wong, S. W.-L. (2011). Early predictors of Dyslexia in Chinese children: Familial history of Dyslexia, language delay, and cognitive profiles.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52, 204-211.
  • Peterson, R. L. & Pennington B. F. (2012). Developmental Dyslexia. Lancet, 379, 1997-2007.
  • Shaywitz, S. (2003). Overcoming Dyslexia. New York: Vintage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