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体能智力测验服务主页
健康资讯

读写障碍读写障碍

读写障碍是特殊学习障碍的一种,主要由于脑部结构及功能出现先天性异常所致。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在处理文字的读音及字形结构方面出现问题,往往难以准确地认读及默写文字,在篇章阅读理解方面亦会出现困难。部分儿童或会因此而减少阅读,影响字词认識的數量及整体认知的发展。

要流畅地认读文字,必须同时掌握文字的发音,进行字形分析并理解其意义。然而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却难于把字音、字形、字义联系在一起。研究显示,在英语学习中,语音分析能力不足导致字母拼音困难,是出现读写障碍的主要因素。然而在中文学习中,除了语音分析能力,其他的语言认知能力,例如语素意识和字形结构意识皆为重要。

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在文字学习方面出现的困难,并不能完全归因于其智力问题、感官功能障碍或缺乏教育机会等因素。他们的学业成绩与其智能及学习动机往往出现期望以外的差距。

读写障碍是特殊学习障碍的一种,主要由于脑部结构及功能出现先天性异常所致。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在处理文字的读音及字形结构方面出现问题,往往难以准确地认读及默写文字,在篇章阅读理解方面亦会出现困难。部分儿童或会因此而减少阅读,影响字词认識的數量及整体认知的发展。

要流畅地认读文字,必须同时掌握文字的发音,进行字形分析并理解其意义。然而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却难于把字音、字形、字义联系在一起。研究显示,在英语学习中,语音分析能力不足导致字母拼音困难,是出现读写障碍的主要因素。然而在中文学习中,除了语音分析能力,其他的语言认知能力,例如语素意识和字形结构意识皆为重要。

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在文字学习方面出现的困难,并不能完全归因于其智力问题、感官功能障碍或缺乏教育机会等因素。他们的学业成绩与其智能及学习动机往往出现期望以外的差距。

读写障碍的临床征状及对儿童的影响,会随着儿童的成长而有所不同:

学前阶段:

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在学前阶段可能会出现语言发展迟缓或咬字发音的问题。他们需要花较长时间学习阅读字母、数字或简单字词,而学习过程也较其他儿童吃力。

初小阶段:

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在学习文字读音和字形的关系时,往往出现困难。他们阅读文字时欠流畅,时常错读或忘记读音,亦容易混淆字形、读音或意思相近的字词。在书写中文时,除了以上几类常见错误之外,还会出现笔顺或笔划方向不正确以及调乱中文字部件位置的问题。而书写英文字词时,则可能会混淆字母组合的次序。同时,儿童在英文拼音方面的表现亦较弱,难以将音节拼合成字词的读音。

高小阶段:

由于阅读及书写内容渐趋复杂,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在应付学习上的要求亦显得更为吃力。儿童即使能认读文字,却未必能完全理解文章的内容。在解题、理解文章及写作方面出现困难,导致学业成绩欠佳。

中学阶段:

中学阶段的课程较多讲求组织、编订计划、自我监控等能力。而患有读写障碍的学生在这方面的表现往往较弱,引致整体学业成绩欠佳。他们在阅读理解、笔记整理及文字表达方面的困难,亦会对学习造成负面的影响。这些学习方面的问题,可能会影响到学生的自我形象和朋辈关系,从而引起情绪或心理上的问题。

不同成长背景的人也有可能患上读写障碍。不同国家的资料显示,每十个学童当中,便有一个被确诊患有读写障碍。在香港,约有百分之九点七至十二点六的学童患有读写障碍。当中约七成属轻微程度,两成为中等程度,余下百分之十则属严重程度。

读写障碍与脑部结构及运作异常有关。脑神经科学研究指出,患有读写障碍的人士,其左脑负责阅读的区域在结构、功能及联系上与一般人有异。此外,研究显示读写障碍与多个遗传基因有关。临床经验亦发现,患有读写障碍的人士,其父母或兄弟姊妹有较大机会同样患此障碍。

儿童患有其他发展障碍,例如智力问题、语言障碍、专注力不足∕过度活跃症或学习潜能未有充分发挥等,这些问题亦可能使儿童呈现类似读写障碍的征状。因此在诊断时须考虑上述情况。

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可能兼患其他发展障碍,例如其他特殊学习困难、专注力不足∕过度活跃症、语言障碍或动作协调障碍等。

现时对患有读写障碍儿童的帮助主要从教育方面着手,包括具研究实证支持的阅读辅导方法、切合学生需要的教学方法,以及在学习环境中提供调适及辅助设备。

在学习中文字词时,教导儿童认識字形结构及其部件在形、音、义三方面的表意,再而理解字形结构中的规律及加深儿童对语素的认知,对他们的文字学习会有相当的帮助。由于汉字是语素音节型文字(意指大部分字都是一音、一义),所以在教导儿童学字时可以特别勾划字体中「音」和「义」的部件,帮助他们拆解字的读音和意思。再者,此举可强化儿童对语素的认知,帮助他们掌握不同字词组合的文字。另外,要提高儿童的学习效益,在校内实施个人化的调适及辅助设备是必须的。

在学习英文方面,可教授字母和拼音的联系,用有系统的方式来解读音节,以达致有效地拼读及拼写文字。教学方面亦须循序渐进,并以多感官的学习方式來教授。此外,为儿童订立个别的学习计划,提供与教学和考试相关的调适及辅助设备,亦可提升儿童的读写能力。

现阶段没有药物可治疗读写障碍。至于其他有关读写障碍的疗法,包括特别营养素、特制镜片、听觉综合训练、感觉动作训练或前庭小脑机制训练,以及心理治疗等,大部分的理論基础薄弱,科学验证亦不足。由于部分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会同时兼患其他发展障碍,例如专注力不足∕过度活跃症、动作协调障碍或视力问题等,上述方法或可改善这些兼患障碍的征状,却非直接治疗读写障碍。

虽然与读写障碍有关的脑部异常暂时未有方法根治,亦不会因儿童成长而消失,但透过不同的训练和学习方法,可减低或帮助患者适应因读写障碍所带來的困难。儿童在读写方面问题的严重性、其认知能力、所接受的教育及心理支援的效能、有否兼患其他障碍等因素,亦会影响他们长大后的情况。

  • Chung, K. K., Ho, C. S., Chan, D. W., Tsang S. M., & Lee, S. H. (2009). Cognitive profiles of Chinese adolescents with Dyslexia. Dyslexia, 392, 2-23.
  • Chung, K. K. H., Ho., C. S. H., Chan, D. W., Tsang, S. M., & Lee, S. H. (2011). Cognitive skills and literacy performance of Chinese adolescents with and without Dyslexia. Reading and Writing, 24, 835-859.
  • Cramer, S. C. & Ellis, W. (1996). Learning disabilities: Lifelong issues. Baltimore: Paul H. Brookes Publishing Company.
  • Ho, C. S. H., Chan, D. W., Chung, K. K. H., Lee, S. H., & Tsang, S. M. (2007). In search of subtypes of Chinese developmental Dyslexia.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 97, 61-83.
  • McBride-Chang, C., Lam, F., Lam, C., Chan, B., Fong, C. Y.-C., Wong, T. T.-Y., & Wong, S. W.-L. (2011). Early predictors of Dyslexia in Chinese children: Familial history of Dyslexia, language delay, and cognitive profiles.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52, 204-211.
  • Peterson, R. L. & Pennington B. F. (2012). Developmental Dyslexia. Lancet, 379, 1997-2007.
  • Shaywitz, S. (2003). Overcoming Dyslexia. New York: Vintage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