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体能智力测验服务主页
健康资讯

读写障碍读写障碍


读写障碍是一种特殊学习障碍,主要由於脑部结构及功能出现先天性异常所致。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在处理文字的读音及字形结构方面出现问题,往往难以准确地认读及默写文字,在篇章阅读理解方面亦会出现困难。部分儿童或会因此而减少阅读,影响字词认识的数量及整体认知的发展。

要流畅地认读文字,必须同时掌握文字的读音,进行字形分析并理解其意义。然而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却难於把字形丶字音丶字义联系在一起。研究显示,在英语学习中,语音分析能力不足导致字母拼音困难,是出现读写障碍的主要因素。然而在中文学习中,除了语音分析能力,其他的语言认知能力,例如语素意识和字形结构意识同样重要。

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在文字学习方面出现的困难,并不能完全归因於智力问题丶感官功能障碍或缺乏教育机会等因素。

读写障碍的临床徵状及对儿童的影响,会随着儿童的成长而有所不同:

学前阶段:

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在学前阶段可能会出现语言发展迟缓或咬字发音的问题。他们需要花较长时间学习字母丶数字或简单字词,而学习过程也较其他儿童吃力。

初小阶段:

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在学习文字读音和字形的关系时,往往出现困难。他们阅读文字时欠流畅,时常错读或忘记读音,亦容易混淆字形丶读音或意思相近的字词。在书写中文时,除了以上几类常见错误之外,还会出现笔顺或笔划方向不正确以及调乱文字部件位置的问题。而书写英文字词时,则可能会混淆字母组合的次序。同时,儿童在英文拼音方面的表现亦较弱,难以将音节拼合成字词的读音。

高小阶段:

由於阅读及书写内容渐趋复杂,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在应付学习上的要求亦显得更为吃力。儿童即使能认读文字,却未必能完全理解文章的内容。在解题丶理解文章及写作方面出现困难,导致学业成绩欠佳。

中学阶段:

中学阶段的课程较多讲求组织丶编订计划丶自我监控等能力。而患有读写障碍的学生在这些方面的表现往往较弱,引致整体学业成绩欠佳。他们在阅读理解丶笔记整理及文字表达方面的困难,亦会对学习造成负面的影响。这些学习方面的问题,可能会影响学生的自我形象和朋辈关系,从而引起情绪或心理上的问题。

不同成长背景的人也有可能患上读写障碍。不同国家的资料显示,每十个学童当中,便有一个被确诊患有读写障碍。在香港,约有百分之九点七至十二点六的学童患有读写障碍。当中约七成属轻微程度,两成为中等程度,馀下百分之十则属严重程度。

读写障碍的成因复杂及受多种因素影响,读写障碍与脑部结构及功能异常有关。脑神经科学研究指出,患有读写障碍的人士,其左脑负责阅读的区域在结构丶功能及联系上与一般人有异。此外,研究显示读写障碍与多个遗传基因有关。临床经验亦发现,患有读写障碍的人士,其父母或兄弟姊妹有较大机会同样患此障碍。

儿童如果有多种语言认知缺损,会有较高风险患上读写障碍,这些语言认知能力包括语音意识丶快速连续命名丶语言短暂记忆丶词汇丶口语能力及图案操作处理速度。研究指出语言能力是发展文字及语音联系的重要基础。

近年不少研究提出一个风险与抗逆能力的模式,当中说明患上读写障碍是基於风险因素及保护因素累积所致,而出现的情况是或然而非必然的。同时,语言认知缺损和环境风险因素的相互作用会增加或减少读写障碍的可能性及其严重程度。

儿童患有其他发展障碍,例如智力问题丶语言障碍丶专注力不足/过度活跃症或学习潜能未有充分发挥等,这些问题亦可能使儿童呈现类似读写障碍的徵状,因此在诊断时须考虑上述情况。

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可能兼患其他发展障碍,例如其他特殊学习障碍丶专注力不足/过度活跃症丶发展性语言障碍或动作协调障碍等。

主要从教育方面着手,包括具研究实证支持的阅读辅导方法丶切合学生需要的教学方法,以及在学习环境中提供调适及辅助设备。

在学习英文方面,可教授字母和拼音的联系,用有系统的方式来解读音节,以达致有效地拼读及拼写文字。教学方面亦须循序渐进,并以多感官的学习方式来教授。此外,为儿童订立个别的学习计划,提供与教学和考试相关的调适及辅助设备,亦可提升儿童的读写能力和学习效能。

学习中文字词时,语音敏感度丶语素意识丶字形结构辨识和读字的流畅性是四种基本的语言认知能力;针对这些能力中的一项或多项进行训练,对儿童的文字学习会有相当的帮助。约百分之八十至九十的汉字是形声字,由「形旁」及「声旁」组成;「形旁」代表字的意思,「声旁」表示字的读音。由於汉字是语素音节型文字(意指大部分字都是一音一义),所以在教导儿童学字时可以特别勾划字体中「形旁」及「声旁」,帮助他们拆解字的意思和读音。然而,汉字中文字与语音的联系较模糊,因此教导儿童认识字形结构及其部件在形丶音丶义三方面的表意,理解字形结构中的规律,强化儿童对语素辨识的能力,以及帮助他们掌握不同字词组合的词汇,会对他们的文字学习有帮助。

另外,要提高儿童的学习效益,在校内实施个人化的学习计划丶调适及辅助设备是必须的。

现阶段没有药物可治疗读写障碍。至於其他有关读写障碍的疗法,包括特别营养素丶特制镜片丶听觉综合训练丶感觉动作训练或前庭小脑机制训练,以及心理治疗等,大部分的理论基础薄弱,科学验证亦不足。由於部分患有读写障碍的儿童会同时兼患其他发展障碍,例如专注力不足/过度活跃症丶动作协调障碍或视力问题等,上述方法或可改善这些兼患障碍的徵状,却非直接治疗读写障碍。

虽然与读写障碍有关的脑部异常暂时未有方法根治,亦不会因儿童成长而消失,但透过不同的训练和学习方法,可帮助患者适应因读写障碍所带来的困难。

最新的研究指出,一些保护因素和促进因素对读写障碍患者的阅读及学习表现有着正面的影响。这些因素包括良好的语言能力丶相信成功是取决於持续学习及努力的成长思维丶良好的适应及解难能力如积极订定目标丶情绪控制等,配合具研究实证支持的阅读辅导方法。此外,家人丶老师和朋辈的支援和鼓励亦非常重要。读写障碍患者会感到被接纳,从而减低孤独的感觉,提升自尊感及自我良好感觉。

总括而言,儿童所患读写障碍的严重程度丶其认知能力丶所接受的教育及心理支援的效能,有否兼患其他障碍等因素,亦会影响他们长大後的情况。

  • Catts, H. W., & Petscher, Y. (2021). A Cumulative Risk and Resilience Model of Dyslexia. Journal of Learning Disabilities. https://doi.org/10.1177/00222194211037062
  • Chung, K. K., Ho, C. S., Chan, D. W., Tsang S. M., & Lee, S. H. (2009). Cognitive profiles of Chinese adolescents with Dyslexia. Dyslexia, 392, 2-23.
  • Chung, K. K. H., Ho., C. S. H., Chan, D. W., Tsang, S. M., & Lee, S. H. (2011). Cognitive skills and literacy performance of Chinese adolescents with and without Dyslexia. Reading and Writing, 24, 835-859.
  • Cramer, S. C. & Ellis, W. (1996). Learning disabilities: Lifelong issues. Baltimore: Paul H. Brookes Publishing Company.
  • Ho, C. S. H., Chan, D. W., Chung, K. K. H., Lee, S. H., & Tsang, S. M. (2007). In search of subtypes of Chinese developmental Dyslexia.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 97, 61-83.
  • Hulme, C. (2020, September 21). Commentary: The critical role of oral language deficits in reading disorders: reflections on Snowling and Hulme (2021). Association for Child and Adolescent Mental Health. https://acamh.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jcpp.13324.
  • McBride-Chang, C., Lam, F., Lam, C., Chan, B., Fong, C. Y.-C., Wong, T. T.-Y., & Wong, S. W.-L. (2011). Early predictors of Dyslexia in Chinese children: Familial history of Dyslexia, language delay, and cognitive profiles.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52, 204-211.
  • McBride, C., Wang, Y., & Cheang, L. M. L. (2018). Dyslexia in Chinese. Current Developmental Disorders Reports, 5(4), 217-225. https://doi.org/10.1007/s40474-018-0149-y
  • Peterson, R. L. & Pennington B. F. (2015). Developmental Dyslexia. Annual Review of Clinical Psychology, 11, 283-307.
  • Shaywitz, S. & Shaywitz, J. (2020). Overcoming Dyslexia: Completely Revised and Updated. New York: Random House.
  • Snowling, M. J., & Hulme, C. (2020, September 21). Annual research review: Reading disorders revisited - the critical importance of oral language.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62(5), 635-653. https://doi.org/10.1111/jcpp.13324

简短版小册子

简短版小册子

长版小册子

长版小册子